台灣民眾黨.jpg圖片來源:GOOGLE圖片

        商品行銷的重點在放集中資源,投入在自己最有機會的市場,也就是行銷學中常提到的STP(Segmentation- Targeting- Positioning),簡單來說,就是市場很大,但企業的資源有限,不需要也不能全面開戰,應該要在市場中,找出自己最適合也最有機會的市場區隔當作是目標市場,好好發揮優勢跟自己的目標對象溝通,取得在有限資源下最大的戰果。行銷就像是一場戰爭,要攻城略地需要戰略,觀察戰場上各個城池,在有戰略價值的城池中,選擇自己最容易攻取的城池,先行進攻奪取,同時培養實力,往下一個城池進攻。行銷和戰爭相同,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如果貪心想要同時攻取整個市場,就會被廣大的戰場給拖累,即使有了一時的戰果,終會因為自己的資源不足,無法守住所有的戰果,而被競品步步侵蝕,終將失去戰場。古往今來的戰役都可以看到不集中資源和貪心的結果,行銷也是一樣。

STP.png資料來源:筆者「行銷金三角」一書

        行銷上集中資源而獲取成功的例子很多,從電子消費品的APPLE,到電子半導體的台積電,都是集中資源,逐步擴大市場的成功例子。但市場也跟戰場一樣,會隨著市場需求和競品動作而改變,市場區隔及不同商品的目標市場也會挪移。例如智慧型手機中的APPLE的iOs與眾多Android品牌,其實可視為兩個不同的市場,雙方陣營的市場規模,多年來也不致於會有太大的變動,而Android市場中的數個品牌,則再切割Android市場,形成不同的市場區隔,而眾多的Android手機則在不同的市場區隔中競爭,而市場區隔彼此間也會因為消費者的選擇及競品的動作而互相侵蝕,因此,行銷是一場不斷變動的戰爭。例如 iPhone 11今年的降價動作,就是對應整體市場飽和,產品同質性高,消費者選擇多,連帶消費力保守,因此,原有的目標市場開始縮小,甚至被Android品牌侵蝕,導致APPLE也必須調整策略,以價格穩住市場,並擴大其軟體平台的應用性以開闢新的戰場。

三種行銷策略.png圖片來源:筆者「行銷金三角」一書

        當鎖定目標市場後,就要訂定行銷策略,在不同的市場區隔和企業實力下,會有不同的行銷策略。如果是進入一個紅海市場,商品同質性高,則有資源(知名度、行銷投資⋯⋯)的品牌就能存活;而資源較少的商品,就被迫要尋找差異化的市場,避開主力的紅海市場,甚至要開發新的市場,到一個新的藍海市場避開原市場中的激烈競爭。

        政治也是行銷,每每選舉時都是一次次的產品上市戰場,新商品(政治新人)和舊商品(尋求連任)同時在市場上被消費者(選民)檢驗,但與商品行銷不同的地方在於,商品行銷STP的目的是找出最有把握的戰場,市場佔有率不需要第一名,只要自己鎖定的市場銷量能夠獲利就成功了;但選舉當選的名額有限,像總統大選的結果只會有一位總統,因此必須要市佔率最高(選票最多)的侯選人才會當選,票從那裡來?就是一場政治行銷的策略和執行。

台灣政治市場區隔.png

        台灣的政治市場,由最早的一黨獨大,逐漸變成藍綠對決(市場區隔),而眾多的政治人物(商品)不想或不能在藍綠兩個大的紅海市場中競爭,就開始區隔市場,找出紅海市場中的差異化,因此,淺藍和淺綠的市場就被切割出來,而在藍綠惡鬥的環境下,部份選民(消費者)開始感到厭煩,此時出現了中間市場(藍海市場)的機會,現在的台灣政治市場,就在這五個市場區隔中競爭,五個區隔彼此間也會相互影響而消長,這就有賴政治人物依據自己的資源來選擇和判斷。

政治人物版圖.png

        一般而言,最左邊深綠市場和最右邊的深藍市場是最難被攻克的,頂多是往淺綠和淺藍移動,而中間三個市場區隔則會不斷的變動。以現在的總統大選抬面上的人物來說,蔡英文總統處於淺綠、而國民黨的韓國瑜則比較偏深藍往淺藍、柯文哲在中間偏綠、郭台銘則淺藍偏中間、王金平則介於深藍和淺藍之間,尚未表態的賴清德,則在深綠的市場區隔。以上圖分析,就不難了解各位侯選人的策略走向。

1、蔡英文:

     蔡總統有現任有優勢,同時票源從淺綠跨到中間,要再往右邊有其難度,因此,要不就擴大中間的市場,不同就鞏固深綠的選票,因此,蔡英文的副手選擇,就會出現賴清德或社會上無黨派的人士。但深綠選票除非有一個深綠支持的侯選人出現(呂秀蓮就是想拿深綠選票,但機會不大),否則也不可能投向藍軍,因此,蔡英文還在觀察是否要找賴清德,或找一位中間派的副手來擴大市場中間選民的市場,若蔡英文自己能開拓更多的中間市場,或是深綠選票被呂秀蓮拉走的比例太高,那麼找賴清德搭配就會是個必要組合,但若中間市場有變動,則蔡英文就需要找一位能補強中間市場的副手來協助。

2、韓國瑜:

      韓國瑜佔據的位置較偏深藍,極缺淺藍的「基本盤」及中間選民,因此,郭台銘若參選的衝擊會較大,但郭台銘不參選,也未必會讓票源流向韓國瑜。韓國瑜想要找的互補人選是淺藍偏中間,因此,朱立倫的確是一個合適的人選,但若朱立倫志在2024,那麼韓國瑜的副手人選會是一個棘手的問題。張善政前院長本來是個合適的人選,但已經成為韓國瑜的國策顧問團總召,形象會被拉向韓國瑜的深藍區隔,對於中間和淺藍的吸引力就沒有以往大了。

3、郭台銘、柯文哲、王金平:

      柯文哲和郭台銘的互補是最能吸納中間及淺藍和淺綠選票的組合,由於王金平屬於較偏深藍,是韓國瑜的鐵票區,因此,在郭柯王三人合體時,王金平能提供的助力最少,這也是為何郭柯王在結盟後期,王金平相對被邊緣化的原因。郭台銘棄選的主因,應該是評估「現階段」靠他自己和柯文哲能吸納的選票還不足,而且也還摸不透柯文哲的真實想法和企圖,因此不想貿然出手,而柯文哲自知單憑己力無力對抗藍綠,所以積極尋找戰友,自己偏綠的政治版圖,若能有偏藍的郭台銘合作,當然是最佳組合,但畢竟是臨時成軍,而且沒有政治上的共同點,只為選舉利益結合,在各自的支持者心中未必認同,更遑論中間選民了。

政黨區隔.png

        以上的分析僅以市場區隔來觀察,接下來誰能登上總統大位,就要看各個侯選人擴大版圖的能力,以及各個市場區隔版塊的大小移動,而各侯選人的副手遲遲不公佈,也是在觀察戰情來判斷要找什麼樣的副手才能擴大市場。近日傳出柯文哲和王金平在郭柯王合作破局後,有意跟親民黨合作,而親民黨的位置介於深藍偏淺藍,與王金平本人的位置相差不多,因此,兩者合體加分有限,但若柯文哲跟親民黨合作,則有擴大市場的機會,可是民眾黨的定位與親民黨差距過大,一旦合作,是否會相互流失支持者分別往左右移動,則是要注意的,畢竟政治市場的區隔,還是有著情感面的因素在,而政治人物的個人魅力與政黨的革命情感,也是會左右各市場區隔中的選民移動。總統只有一位,能掌握到市場量最大的市場區隔總合,就是最後的贏家。

行銷金三角封面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行銷積木封面.jpg

「這就是行銷﹣行銷金三角」博客來購書網址連結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「行銷積木」博客來購書網址連結

 

 

文章標籤

Raymo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